017年1月10日
报道:ANGIE 摄影:JONAH FOO

虽说孩子是上天所赐,然而若育有一名自闭儿或过动儿的家庭,一定明了个中的凄酸苦楚,除了必须全天候照顾劳心劳力,还得担心日后孩子无所旁依。也有一些父母不能接受孩子是特殊儿,为着颜面问题也不欲让人知,甚至因着孩子使整个家庭失和。因此让特殊儿获得疗愈是眼下最被看重的问题。

无可否认,时下各种相关诊治对特殊儿的病情是有缓慢进展,却无非常显著的改善,往往每个月耗费上千元进行各种诊治,这高昂的费用也实非一般家庭所负担得起。

近年有一种“信息治疗”的新方式被引用在自闭儿及过动儿身上,据说能在短期内见到效果,这无疑是一项福音。

研创这种以信息来治疗自闭症及过动症的人,即是芯宁治疗中心创办人兼气功治疗师黄建兴。他联同另一名治疗师周佩诗从槟城远道南下雪州《南洋商报》总社接受访谈,以期能把这项造福特殊儿的佳讯广传开去。

什么是信息治疗?

用“信息”来治疗?信息是什么?

如果说脑海所想并发散出来的东西就是“信息”,一定令很多人疑惑,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如何用作治疗?这未免有点神化了吧?!

黄建兴强调,这并非神化,而是科学!

其实用信息治疗,是老祖宗年代已存在的方式。在远古时代,只要有任何不适或需求,都会由祭师或能力高强者通过“祈求”的方式向上天或神灵发出信息以获得解救;若是较贴近现代生活的,各种宗教也有这种方式,例如基督教徒也会借着祷告来替某人祈求病痛远离。

经过上述的说法却更让人疑惑,这些不都与神灵相关吗?又如何会是科学呢?

能够转化为能量

黄建兴简单的说:“信息能够转化为能量!”

他指出,数千年前河图洛书提及: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道家也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意即什么东西都是从无变化至有。

“信息能转化为能量已是科学界肯定的事实。早在 1865年,英国物理学家马克士威(James C Maxwell)已提出信息可转化为能量。直至2010年,日本人在实验室中让一个纳米小球沿电场制造的‘阶梯’向上爬动,爬动所需的能量皆由信息转化而来。这意味着信息确实是可以转化为能量的!”

再回到黄建兴的信息治疗,即是治疗师把本身的意念针对某一名病患发散,这股信息转化的能量即能达到治疗的效果。说似简单,事实上也并非很简单。

他进一步解说:“其实这是气功外气治疗的延伸。我们以气功感知查病为基础,找出问题根源,然后针对性的发放信息以达至疗效。这个方法是由受过特训的治疗师在高度专一集中状态下发放让孩子病情好转的意念,并将该信息收录下来,24小时反覆播放,以调整病患的气机,达到身心的健全。”

缘起

黄建兴是在1997年接触智能气功。他在2003年即进行意念治疗。其时没有网络的便利,孩子被要求每天带到他面前做半小时面对面(发信息)治疗。最后由于时间和交通的问题,他和家长双方都面对很大的压力,于是就放弃了。

他如今的信息治疗是根据中国智能气功编创人庞明提出的3层物质理论为基础。这理论指出,物质可以3种状态存在,即实体状态、场性状态和信息状态。

“物质的这3种状态能够相互转化。最重要的是这理论指出,人的意识是一种物质,这也是为什么人的意识能够改变物理界。”

为了验证3层物质理论,2008年他开始投入“意识可以更改物理界”的科研。包括意念生磁、外气助长、“录音意识信息催洋葱发芽”等实验,效果非常明显。

实验被证明有效

2010年,他伙同理科大学的陈泗村教授在国际意识研究所(International Consciousness Research Lab)的《非接触刊物·Journal of Nonlocality》刊登了〈信息-能量的等和:气功的机理〉。2012年接受了维也纳弗洛伊德大学的邀请,讲解相关的研究。(讲课被录影及上载至YouTube。)

直到2015年,他看了美国史丹福大学威廉迪乐教授(Prof  William Tiller)的“意识能量学”(Psychoenergetics)所做的“世界性自闭症播放研究”之后,即着手发展自己的方法。

“迪乐教授是以他设计的仪器把4位修行者发放的‘社交功能正常’等信息收录起来,再24小时重覆播放于参与实验者的名单以达到治疗效果,这项实验已被证明有效。”

黄建兴是于2016年2月开始本身的方法,如今在全世界包括大马、澳洲、新加坡、中国、泰国、巴西、墨西哥等地已有数十名特殊儿通过他的治疗并悉数获得改善。

治疗方式

“这是属于外气治疗的延伸,针对性的以mp3音箱24小时播放信息。无论病患在世界任何地方,不必亲临也可通过网络接受治疗。”

治疗方式是要提供患者照片与个人资料,在治疗时,治疗师会对着电脑上的病患照片发放信息,在进行的同时并会把信息录制起来,过后把患者的照片与录音放进盒子里不停播放。该盒子是存放在具有隔音设备的房间,以能专一集中的播放信息,同时也能阻止外来信息的干扰。

在这期间,病患并不需做些什么,家长则必需每星期汇报一次让治疗师知道孩童的情况。如果要加强孩子某方面的技能,治疗师也可把之前的录音修改或作出一些调整。若病童有其他问题例如脊柱侧弯或颈椎有问题,家长也可配合帮忙按摩以更快达到疗效。

被询及如此的治疗与一般祷告有何差别,而对着照片重覆播放录音又有何作用时,黄建兴表示,治疗师在进行治疗发气并发出信息,和用祈祷方式希望能把某人治好的概念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当中有技术性的不同。

病患的照片和录音会被存放在音箱,并置放在隔音的房间内,24小时不停重覆播放信息。

放进音箱不停播放

他举例:“曾有个基督教徒脑生瘤,医生说他死定了。16个人替他祈祷了一个月,他的瘤变小,如今还活着。一般祈祷只是想最后的结果,就是希望‘瘤没有了’,而不会去想过程:那瘤是怎样没有?是自己缩小或化疗到没有?我们比较技术性的会去想过程,若是前脑气不通或中脑气不通,就往那边想,发出信息让气能通。虽然结果都一样希望瘤消失,只是我们多了中间的过程。但也并非说要有过程才好,因为真正能够决定最后效果的,是专一集中的能量,因此治疗师必需具备专一集中的能力,越专注就越有力量。

“至于要把信息录音,其实就像祈祷一样只用脑散发信息,并没有发出声音,因此录出来的几同没有声音,而是听不到的‘能量’。要把病患的照片与录音放进音箱不停播放,那是由于照片和本人有联系,就像祈祷时会想着病患的容貌。但不同的是,一个人并不能做到24小时不断替人祈祷,而采用录音则能24小时散发信息能量。”

为何只针对自闭儿与过动儿?

询及为何信息治疗只针对自闭与过动儿,黄建兴感慨的说:“特殊儿对家庭与经济造成很大的负担。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里若有一个这样的孩子,整个家庭会被拖垮。如果帮到他们就等同帮到整个家庭,这个意义很重大。

“除非家里有特殊儿才知个中的苦。曾经有个家长,每星期带孩子去医院治疗最少两三次,包括机动治疗、语言治疗、神经反馈治疗,一次 100令吉,一个月最少要花费1200令吉,做了很多年却不见进展,后来找上我,只治疗两次就有明显效果了。”

信息治疗对自闭儿的成效日前有看到良好的反应。

“从去年2月份至今,我们处理了超过40个年龄4个月至14岁的个案,每个都有正面效果。很多父母都高兴的报告说孩子安定了、开始懂事了、开始学习说话了、精神集中多了……”

他表示,信息治疗对精神上的疾病非常显著。他也曾治愈面临自杀的忧郁症病患。接下来,他们将会去荷兰做“痴呆症”(脑退化)的信息治疗。

为何不在本地进行?

至于为何选荷兰而不在本地进行?黄建兴无奈苦笑:“这些治疗在本地很难做,我曾写信去相关单位提出可替患者进行免费试验治疗,同时还有3位知名教授替我背书,但都不获接理;我们有一名治疗师朋友在荷兰,我写信去荷兰的相关单位,他们当天即刻回信叫我安排时间过去进行。当地还有一个自闭儿中心,到时我也会去看看是否能提供协助。

“当地人对科学的基础认识比我们好多了,而且思想开放,只讲求效果,不介意过程与方式。本土对于现代科学的普遍接受力低,这多少也和气功名声有一定关系,一提到气功治病,人们就认为很玄,是江湖术士。其实这是很科学的东西,我们需要政府和我们配合,给予气功一个学术定位。”

目前在全马只有黄建兴和周佩诗两名治疗师,因此芯宁治疗中心已着手召收生以培训更多治疗师。他们的目标是理科大学的学生,至少大学生对科学的理解能力好一点,不会认为气功是鬼神的东西,也不会认为信息治疗不科学。

左:周佩诗(●人力资源部注册气功治疗师、医疗推拿师●合格信息治疗师●博大管理系毕业);右:黄建兴(●人力资源部注册气功治疗师、医疗推拿师●意识科学研究所 非接触刊物 编辑员●信息治疗编创者●理大药剂系毕业)

南洋商报 17年1月10日 信息治疗自闭症

Advertisements